傻傻钕

安迪吉耶:

《火鹤花》

画中少女双目微合,手里捧着一大束红花,通过描绘少女的遐想,展现她不可思议的生命活力和青春期的萌动;这幅插画意在赞美女性


色色一:

女孩吃了那花1

手套设定来自淘宝店随意门

|None - Sleep|:

    既不想要倾力合作,也不想全然抗拒,对一脚圈里一脚圈外的坚持,不论是工作爱好还是家庭朋友,不知不觉间一律是这样观望着的模式。如果把这有意识的20年全部用于两边中的任何一边,大概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最近在看的《落语心中》里面有一句“孤独才能磨练出技艺”——简单至极的法门。而之前的我根本就是在躲避任何一边里面麻烦的部分,任性地在两边跳来跳去,看到甜头就变得贪心摇摆,得到之后又失去,失去了也并不觉得可惜,如此反复.....平庸便是这样慢慢积累起来的、无色无味无意义徒然的一滩吧。

夹子_Lessica:

是时间的流逝,还是迷失的彷徨,这些原有的东西还在提醒我我有我的梦想......